“内外兼修”的秘鲁建筑,带您了解一段不一样的印加历史!

尽管遥远的殖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在今天的大街小巷,您仍然可以感受到殖民统治带给秘鲁方方面面的深重影响。其中,那些形形色色的建筑,无论是外观风格还是内部特色,都保留着印加历史厚重的烙印。从奢华的总统府到20,000平方米的修道院,这些风格迥异的建筑不仅是万千游客热衷打卡的地标景点,也在漫长的时光中向人们静静诉说这片神秘大地的辉煌与荣耀。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那些藏在秘鲁建筑中的古老故事。

总统府
利马总统府
© Luis Gamero / PROMPERÚ

利马建筑:殖民文化大融合

1532年,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皮萨罗 (Francisco Pizarro) 带领的征服者击败印加最后的皇帝,打破了古印第安人农耕劳作的平静生活。此后的近300年,秘鲁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利马也成为了西班牙人统治整个南美洲的中心。而独立后的秘鲁吸收了前哥伦布时期的印加文明、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欧洲文化,以及中国、非洲等多种文化交汇,“融合”成为了以利马为代表的秘鲁最大的特色。

总统府

这里曾经是南美洲的征服者——西班牙殖民者的总督府,如今是秘鲁的总统府 (Palacio de Gobierno, Presidential Palace)。该宫殿建筑1535年由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建造,作为当时秘鲁殖民地政府所在地,在这之前更早的时间里这里曾是印第安人的陵墓。皮萨罗之后的西班牙历任总督均居于此处,所以当时的建筑风格完全属于西班牙式。在历经了3次大火后,1937年总统府进行了精心重建,负责的设计师为波兰建筑师,将新楼彻底从西班牙式风格,转变为了奢华的巴洛克风格。

总统府
利马总统府
© Carlos Ibarra / PROMPERÚ

总统府作为利马武器广场上最壮观的建筑之一,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这座宫殿除了是总统的家,也是召开各种政府会议和活动的场所。每天中午,游客可以在宫殿的大门旁,观看卫兵换岗仪式,在《山鹰之歌》(El Cóndor Pasa,一首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秘鲁印地安民歌)的乐曲中,卫兵们会穿着传统的红蓝制服进行慢速军乐表演。

利马大教堂

当您身处首都利马时,位于武器广场的利马大教堂 (Catedral de Lima) 一定是您不能错过的地标建筑。该大教堂毗邻大主教宫 (Palacio Arzobispal),于1535年由征服印加帝国、建起了利马城的西班牙冒险家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下令修建,而他的棺材,如今就摆放在大教堂正门旁一座镶嵌着马赛克的小教堂内。1977年,工人们在清理地穴时发现了几具尸体和一个密封的铅盒,铅盒中的头骨上写着:这是发现并征服了秘鲁王国的唐·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侯爵先生的头颅……随后经过了20世纪80年代的一系列检测,美国法医最终得出结论,之前展出的尸体属于一位身份不明的官员,而地穴里那具被残忍刺伤的无头尸体才是真正的皮萨罗。此后皮萨罗的头颅和尸体被转移到了小教堂,到访这里您还可以看到刻有字样的铅盒。

利马大教堂
利马大教堂内部

您可以沿着大殿的各个小教堂参观其中陈列着的十多座祭坛,欣赏其上雕刻着的各种风格的装饰物。其中17世纪早期由 Pedro de Noguera 制作的华丽木头唱诗班是洛可可雕塑中的杰作。大教堂的后面还有一座博物馆,展出了绘画、法衣和一个结构复杂的圣器收藏室。

Casa de Aliaga

Casa de Aliaga 是利马最古老的殖民时期豪宅,其480年的历史(与利马同龄)可以追溯到16世纪。该建筑从内到外也都是殖民时期建筑之美的完美典范,这里不仅充分展现了总督时期的生活,还拥有一座据说是秘鲁最古老的圆顶教堂,如果您计划参观这座私宅,相信一定会对利马的历史有与众不同的认识。

Casa de Aliaga
Casa de Aliaga 内部

当您进入 Aliaga 时,就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高大而坚固的前门是第一道界线,它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宅邸内部的静默、私密与世俗的生活分隔开。带大理石台阶的楼梯和前庭将您引向黄檀硬木和通巴加栏杆——这在利马是独一无二的。在宽敞的走廊里,平静的氛围掩盖了如今街道的嘈杂声,带给我们宁静与祥和的享受,厚重的墙壁上挂着利马和库斯科的画作,还有族谱和独立时期的文件。在不同的楼层上,都有精巧制作的橱柜和壁橱。

库斯科——古老历史的见证

在西班牙报纸《先锋报》(La Vanguardia) 列出的全球最美殖民城市的清单上,库斯科 (Cusco) 成功跻身南美洲最美丽、最独特的城市之列。在库斯科古城,无论是漫步在大街小巷,还是徜徉在古老的街区,您可以随处看到保存完好的西班牙殖民时期遗留的古建筑和一些考古遗迹。库斯科的建筑之美、石砌的街道、广场和教堂,不仅使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也使它成为每位游客必选的一站。无论是散发古韵的殖民建筑,还是令人惊叹的古代遗迹,库斯科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传奇默默地铭记一段文明的辉煌与湮没。

库斯科大教堂和耶稣会教堂
库斯科武器广场
© Enrique Nordt/PROMPERÚ

库斯科大教堂

海拔3,300米的“天空之城”库斯科是古老的安第斯传统文化和现代秘鲁生活的交汇点。这座高原城市每年都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饱览其建在厚重印加石基上的宏伟殖民地建筑。库斯科的主教堂是大教堂,也被称为圣母升天圣殿主教座堂 (Cathedral Basilica of the Virgin of the Assumption),是库斯科教区的港湾。1928年2月8日,该教堂被宣布为天主教大教堂。

库斯科大教堂
库斯科大教堂

库斯科大教堂始建于1560年,于1668年建成,位于库斯科武器广场东北一隅,毫无疑问,它是南美洲最引人注目、最具吸引力的建筑。并且幸运的是,它没有像其他教堂和寺庙一样在1650年地震中遭遇劫难。值得一提的是,建造该教堂的红色花岗岩石块来源于萨克塞华曼 (Sacsayhuamán) 要塞。在它的建筑结构中,我们可以发现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拱顶,银色的高祭坛,其侧面的小教堂被金色的格栅所包围。而圣器收藏室是大教堂中最华丽,装饰最精美的区域之一,其中陈列着新古典主义艺术家马科斯·萨帕塔 (Marcos Zapata) 17世纪中叶的绘画作品。

耶稣会教堂

库斯科耶稣会教堂
耶稣会教堂

在武器广场的另一边,坐落着令人印象深刻的耶稣会教堂 (Iglesia de La Compañía de Jesús)。1571年,耶稣会士在大教堂之后建造了这座教堂,严格来说,教皇保罗三世下令建造这里时并不打算让大教堂黯然失色。但拥有秘鲁最大的祭坛、精美的巴洛克风格外墙和美丽的圆顶天花板,耶稣会教堂注定光彩夺目。

阿雷基帕——白城的纯粹与惊艳

火山爆发造就了这座古城,白色的火山岩筑造出她早期独特的城市风格,奠定了白城的浪漫基调。阿雷基帕拥有自己独特的建筑特色,精美的场地也呈现出美感十足的比例,气势恢宏的外墙和精雕细琢的装饰细节,使其在南美众多殖民城市中脱颖而出。与拉丁美洲其他总督时期的建筑不同,阿雷基帕这个城市的建筑风格主要是“混血儿”式的殖民地风格,特别是在圣卡特琳娜修道院,我们可以欣赏到西班牙和当地元素的融合,从而产生了一个显著的地方特色。

阿雷基帕

圣卡特琳娜修道院

这座占地20,000平方米的修道院被称为“城中之城”,圣卡特琳娜修道院 (Santa Catalina Monastery) 内部除了有修女生活所需的一切建物设施,还藏有价值连城的殖民时期库斯科学派的画作、雕塑、肖像画、宗教器物,以及各式长达四个世纪的生活物品。这里拥有保存完好的生活区,以及由充斥着蓝色和焦橙色的街道、祈祷室和用于交换商品的绿叶广场组成的广泛关系网,让人们对16世纪修女的生活有了一个有趣而又真实的了解。

圣卡特琳娜修道院内部
圣卡特琳娜修道院内部

自1582年以来,阿雷基帕频繁发生地震,摧毁了修道院原有的建筑,以及 Catherinian 修女家庭所拥有的财产。所以自总督时期以来的近两个世纪中,圣卡塔利娜修道院的回廊和房间经历了改建、扩建和新建,使该建筑成为阿雷基帕殖民时期建筑中名副其实的“典范”。

火山岩大教堂

作为秘鲁唯一一座横跨整个武器广场的大教堂,火山岩大教堂 (Basilica Cathedral of Arequipa) 很难不引起您的注意,但其巨大的规模并不是唯一值得瞠目之处。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教堂完全由该市知名的白色火山石 (Sillar) 铸造而成,再加上白雪皑皑的米斯蒂火山 (El Misti) 为其提供天然背景,使其成为秘鲁(甚至可能是南美)最美的日落取景地。

火山岩大教堂
火山岩大教堂
© Mallku Producciones / PROMPERÚ

尽管看起来似乎是追溯殖民时期的历史,但所邂逅的其实是秘鲁的发展与革新,这种精神同样为秘鲁不断注入着新的活力。所有这些散落在秘鲁的殖民建筑都为各个城市的建筑宝库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们各自独立,彼此交织,凝结成了一张独属于秘鲁的城市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