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查卡马克考古遗址

帕查卡马克遗址 (Pachacamac) 坐落于秘鲁海岸、利马以南32公里处,是一处重要圣地、神谕所和殡葬地,许多安第斯古代文化朝圣者(包括印加人)都会前来参观朝拜。帕查卡马克遗址以该地居民崇拜的神的名字命名,意为“大地创造者”,在过去2000多年中一直发挥着神圣的作用。

帕查卡马克遗址
© Karina Mendoza / PROMPERÚ

帕查卡马克圣地

帕查卡马克遗址位于路林谷 (Lurin Valley),也许从公元前1000年起就被用作神谕场所,尽管该遗址在公元1000年早期才彻底建造完工。帕查卡马克神,即“大地的创造者”,是一位与地震有关的造物主。在沿海神话中,帕查卡马克的敌手为了惩罚人类的邪恶,阻止了一切降雨。帕查卡马克战胜了他,随后把现有人类变成了动物,并且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男女种族。在其他一些版本的神话中,上帝向大地送来了四颗星,其中两颗男性星星成为国王和贵族,而两颗女性星星则成为平民。

帕查卡马克遗址

帕查卡马克遗址上矗立着神的圣木雕像,该雕像位于一个巨大的寺庙建筑群内,供人们朝拜。该遗址与莫切 (Moche) 文明和纳斯卡 (Nazca) 文明(公元前200年—公元前600年)所属同一时代。寺庙都建在一个八层平台上,俯瞰着一个有柱廊的广场。土坯砖台面的每一层大约有一米高,上面用鲜艳的颜色画上了植物和动物图案。这些图案用黑色勾边,更引人注目。公元1935年,人们在遗址中发现了一套艺术家用的画笔(用人的头发和芦苇做成)和一袋颜料。寺庙被维护得很好,其中一些装饰图案经过多达16次重涂。最高平台上的建筑围绕庭院分布,其中一些被用作住宿。

帕查卡马克考古遗址

帕查卡马克神谕所

帕查卡马克遗址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朝圣者,他们来此请求神谕。大祭司会进入一个只有自己可以进入的私密房间,然后在那里解读出神谕。朝圣者必须经历数周的入会、禁食和净化仪式,才能获得请求神谕的资格。朝圣者还需要供奉食品、古柯、纺织品和其他能负担得起的贵重物品。事实上,帕查卡马克的神父在整个地区建立了从属神社,由当地居民供奉着这些神社。正如世界各地的古代神谕一样,朝圣者会提出很多问题,主要涉及天气(农业相关)、战争、健康和家庭问题等。

帕查卡马克遗址

帕查卡马克遗址人气很高,历史学家奥尔登·梅森 (AldenMason) 将帕查卡马克描述为“秘鲁的麦加圣城”(the Mecca of Peru)。出土的兰巴耶克 (Lambayeque)、纳斯卡 (Nazca)、瓦里 (Wari)、提瓦纳库 (Tiwanaku) 和奇穆 (Chimu) 等多种不同文化的陶器和纺织品都证明了这一点。后来,帕查卡马克遗址的宗教建筑在各地扩散,许多小神灵的神龛与居民区混杂,占地4平方英里(约10平方公里)。因此,遗址成为了秘鲁中部和南部最大的聚集中心。在住宅区,许多古老的地板和柱基(用以支撑屋顶)都留存了下来。

印加人统治时期的帕查卡马克遗址

印加人在图帕·因卡·尤潘基 (Thupa Inka Yupanki,公元1471-1493年) 统治时期接管了该遗址,并将该遗址和帕查卡马克神纳入印加宗教。他们建造了一座神庙,供奉印加太阳神因蒂 (Sun god Inti),帕查卡马克和因蒂享有平等的地位。这座庙宇建在一个六层的土台上,漆成红色,是两座平行的长方形建筑,长52米、宽23米、高7.3米。寺庙被用作牧师的住所,墙壁上有许多壁龛,装饰着动物图画。遗址内还有其他印加建筑,包括供圣女居住的大柱廊式住宅,称为“彩绘建筑”(“尼姑庵”),供朝圣者集会的大型广场,以及一处名为Tauri Chumbi的居住区。

帕查卡马克遗址
© Beatrice Velarde/PROMPERÚ

通过挖掘太阳神庙入口和内部,考古学家发现,印加人建造了一个墓穴,里面有20名年轻的献祭女性。陪葬品显示这些女孩为沿海居民。神话中,在新对手因蒂出现之后,为了安抚帕查卡马克,人类进行了献祭。毫无疑问,由于古老神谕和遗址对许多安第斯文化举足轻重,与其他印加统治者征服的地区相比,帕查卡马克的人民拥有更高的自治权。

帕查卡马克考古遗址

遗址后续历史

之后印加人继续请求神谕,但神谕预测错误,称瓦什卡将在公元1526年至1532年的内战中战胜阿塔瓦尔帕,因而失去了皇室的青睐。因此,后来继任的统治者允许皮萨罗 (Pizarro) 派他的兄弟去摧毁帕查卡马克神像。如同他们之前发现的所有印加古墓一样,西班牙人几乎完全洗劫了帕查卡马克遗址。

帕查卡马克遗址

几个世纪以来,由于进一步掠夺和环境因素,帕查卡马克遗址受到了破坏,因此很难确定其原始形态。尽管部分遗址已经被挖掘出来,但事实上,该遗址是秘鲁第一个考古学家调查的遗址,一些现代重建建筑并不一定是对原始建筑的精确复制,尤其是“尼姑庵”建筑。尽管如此,遗址中部分制作精良的墙壁还是采用了典型的印加建筑方式,整齐地排列石块,而非使用砂浆,这一点仍然令人钦佩。得益于该地区干燥的沙漠气候,从坟墓中挖掘出来的文物都保存完好,包括色彩丰富的陶器和用大胆几何图案设计的精美纺织品,和纳斯卡文物极为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