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即将灭绝的秘鲁语言

世界上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永远消失,秘鲁也不例外。四十年前,一半的人口使用盖丘亚语 (Quechua) 或其他母语。如今,仅有13%的秘鲁人使用47种本土语言中的一种。自16世纪开始殖民以来,随着西班牙语成为官方语言,37种本土语言逐渐消失。目前秘鲁有17种语言濒临灭绝,其中4种处于灭绝的严峻形势中。

那些即将灭绝的秘鲁语言
的的喀喀湖地区的游客

语言会转化为身份的象征和文化的载体,一旦它消亡,整个文化也会有随之消失的危险。尽管秘鲁政府正在努力保留其中的大多数语言,但事实是,以使用西班牙语以外的其他语言而被污名化的现象相对普遍,如同他们无法获得资源(主要用西班牙语书写)一样。

哈卡鲁语
大约有740人被认为是哈卡鲁语 (Jaqaru) 最后的使用者,这是艾马拉 (Aymara) 语系中的一种语言。它是在利马 Yauyos 山区的 Tupe 地区使用的语言。这种由10个动词组成的惊人语言是在印加人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了,如果把它分成两个词,就是“人”(jaqi) 和“交流”(aru) 的意思。哈卡鲁语使用者是瓦里 (Wari) 文化的后裔,性别在他们的交流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男女有不同的问候和称呼方式。遗憾的是,哈卡鲁语已不再是新生代的第一语言。在距 Tupe 不远的地方,哈卡鲁方言正面临消失的严重危险:在 Cachuy 村,仅有11位长者会说出 Kawki 或 Cauqui 语。

Muniche
由于仅剩三名使用者,Muniche 语在90年代末被认为已经灭绝。Muniche 语被认为是一种孤立的语言,这意味着它与其他地方语言(例如巴斯克地区(Basque Country)的巴斯克语(Euskera))没有任何关系,尽管它可能是出于商业目的而从盖丘亚语中借用了一些单词。Muniche 曾经的使用者主要居住于洛雷托 (Loreto) 地区尤里马瓜斯 (Yurimaguas) 附近的Munichis。

peruvian-languages-75011

陶什罗语
Amadeo Garcia 今年68岁,是来自亚马孙地区洛雷托的陶什罗族 (Taushiro) 的最后一位幸存者,这意味着他是唯一使用陶什罗语的人。Garcia 通过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或用陶什罗语签名来保持这种语言的活力。最近,他因与语言学家合作,准确地记录自己的知识,使陶什罗语保持了生命力而在国际母语日受到表彰。不幸的是,一旦 Garcia 离世,他的整个文化,包括他的语言,或将永远消失。

Chamicuro
Chamicuro 是另一种几乎已经绝迹的阿拉瓦 (Arawakan) 语系。尽管该族裔人口只有10人,但居住在洛雷托的瓦亚加河流域 (Huallaga river) 的仅有两位长者会讲 Chamicuro。遗憾的是,根据文化部的土著人民数据库的资料,关于这种濒临灭绝的语言的文献很少,而且缺少官方字母表和适当的口头记录。

peruvian-languages-75021

Resígaro
最后一位会讲 resígaro 语的妇女于去年逝世。如今,她的兄弟是亚马孙河北部地区该民族中唯一一个会说 resígaro 语的人。美国福音传教士在50年代整理出了一份 resígaro 语的字母表、词汇表和辞典,但随着该族裔人口减少,新的补充和修正就被中断了。

尔斯科纳瓦语
2013年,只有5名65岁以上的人使用尔斯科纳瓦语 (Isconahua)。据称,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族群会说这种语言,但由于其局限性,因此没有相关的研究。在亚马孙河流域的另一种土著语言 Shipibo-Konibo 成为主流之后,尔斯科纳瓦部落族人已经停止了以其原始语言进行交流。

peruvian-languages-75041

伊尼亚帕里语
伊尼亚帕里语 (Iñapari) 是马德雷德迪奥斯 (Madre de Dios) 丛林地区的一种语言,已知的最后四位使用者没有后代,用西班牙语交流。此信息记录在1999年,自那时起,伊尼亚帕里语被认为是一种几乎灭绝的语言。伊尼亚帕里语属于阿拉瓦语系,由亚马孙地区的土著居民使用。

peruvian-languages-75031

秘鲁文化部已指示译者使用47种濒危语言中的36种进行翻译,以帮助使用者在只有西班牙语的官僚程序中使用。教育部还设立了20,000所双语学校,以确保新生代不会丧失其母语。甚至还有秘鲁的公共广播电台转播盖丘亚语的新闻节目。尽管所有语言都会消亡并产生新的语言,但减缓这一进程的最好办法是消除对土著人民因讲西班牙语以外语言而产生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