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马铃薯的那些事

作为一种原产于安第斯山的块茎粮食作物,马铃薯远不止看起来这么简单。经过一番深入的查探,您会发现它与美洲原住居民有着密切的关系。

事实上,马铃薯的栽培历史最早可追溯至8,000年前的秘鲁。

 秘鲁马铃薯
© Leslie Searles / PROMPERÚ

最初,人们在秘鲁南部和玻利维亚西北地区种植了第一批马铃薯,属于野生茄属植物块茎复合体。从那时起,美洲人凭借自己的非凡创造力对不同品种的马铃薯进行杂交,培育出了4,000多种不同的品种。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品种逐渐消失,如今仍有余几千种在种植之中。

马铃薯帮助维持了秘鲁经济

马铃薯是秘鲁非常重要的农作物,占农业生产总值的25%,有60多万自给农场家庭种植着这种作物。

多次改变世界的马铃薯

据估计,在1700和1900年间,马铃薯的引入促进了旧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化发展。

秘鲁马铃薯
© Leslie Searles / PROMPERÚ

威廉·麦克尼尔 (William H. McNeill) 曾说:“马铃薯通过供养快速增长的人口,使得少数欧洲国家在1750年至1950年间占领了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主权。”

马铃薯竟可储存50年?

安第斯山脉最珍贵的两种马铃薯品种是Chuño和Moraya,它们由印加之前的先祖们精心创制而成,可储存50年或更长时间。由厄尔尼诺现象和拉尼娜现象引起的极端降雨和干旱,使得秘鲁沿海和安第斯山脉地区的气候一直让人难以预测。自发明出这两种可以保存一整年的冻干马铃薯后,美洲的祖先们也找到了度过饥荒的方法。

冻干马铃薯
冻干马铃薯
© Karina Mendoza / PROMPERÚ

如今,安第斯山脉的人们依然对这两种马铃薯赞誉有加、推崇备至。如果您有机会品尝Chuño或Moraya,请一定不要错过。

马铃薯也曾用作占卜工具

最神圣的安第斯山马铃薯被叫做Katchumaktchu,它是传统缔结婚约的试金石。当一个女人想要和一个男人结婚时,男方的父亲会给她一块马铃薯,让她用刀子去削皮。去了皮的马铃薯必须和原先的形状保持一致。如果没有,部落会宣布她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马铃薯在所有重要仪式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据说,还有一些马铃薯象征着神圣动物和地区的神灵。

市场价格下降使农民放弃种植马铃薯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和全球贸易的扩张,秘鲁人降低了对本地马铃薯的重视程度。正因如此,更多的马铃薯品种正在逐渐消失。很多秘鲁人不再食用本地品种,而是选择通过农业产业化种植的便宜马铃薯。近年来,由于本地马铃薯品种市场价格的暴跌,农民们纷纷放弃了种植。

秘鲁马铃薯
© PROMPERÚ

你吃过紫色的马铃薯吗?

秘鲁盛产各种各样的紫色马铃薯。事实上,您可以找到7种彩虹色马铃薯。如果有机会,您一定要品尝一下这些富含类黄酮和营养成分的马铃薯。甚至有研究表明,这种马铃薯具有抗癌特性。

秘鲁马铃薯
© SANTIAGO BARCO

马铃薯公园

在圣谷 (Sacred Valley) 上方的高地上,有一片被称为马铃薯公园 (The Potato Park) 的原住居民自治土地。据说,这里是人工种植马铃薯的初始之地。您可以参观公园内的部落群体,了解传统种植技术,品味家常菜肴和本地马铃薯,学习与马铃薯种植有关的习俗和礼仪。

印加路网助力马铃薯实现品种多样性

印加路网是一种复杂的道路系统,它推动了马铃薯种子的长途运输,从而让孤立的部落实现贸易往来。通过贸易,安第斯山原住民祖先培育出更加多样化的马铃薯品种。这对于保护农作物免受侵害非常重要,可确保除被感染的某一种马铃薯外,还有其它具有抵抗力的物种的存在。如果新大陆的人们接受了这种技术,他们也许就能避免诸如爱尔兰大饥饿这样的惨剧。

秘鲁马铃薯
多个品种的马铃薯

土豆配黏土,那是什么味道?

的的喀喀湖 (Lake Titicaca) 沿岸分布了很多部落,这些部落的人群会在吃马铃薯时配点粘土。听起来有点奇怪,但人们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当地人证实,他们在的的喀喀湖周围找到的粘土中含有营养成分。如果对马铃薯的种植历史进行深入了解的话,您会发现马铃薯的原始品种是含有毒素的。据说,当地人为了去掉这些毒素,会用粘土清洗土豆,目的是把毒素黏住。虽然人们最后逐渐淘汰了这种含有毒素的马铃薯品种,但是土豆配粘土吃的习惯仍然被沿袭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