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秘鲁人为什么更喜爱克里奥尔音乐节?

10月31日是孩子们挨家挨户讨要糖果庆祝万圣节的日子,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更多的秘鲁人会在每年的这一天欢庆另一个重要的节日——克里奥尔音乐节 (Criolla Music Day) ——一种主要融合了非洲、西班牙和安第斯影响的秘鲁音乐流派。这项狂欢派对般的传统节日自1944年被秘鲁政府宣布为庆典活动后便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根据利马大学的一项民意调查,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更喜欢克里奥尔音乐节,58.3%的人表示会出去庆祝,相比之下只有22%的受访者会在这一天庆祝万圣夜。

克里奥尔音乐节
© Sandro Aguilar / PROMPERÚ

在整个拉丁美洲,”Criolla” 一词最初指的是西班牙定居者的后裔,后来指代具有独特地方性的事物。就秘鲁而言,它指的是沿海地区(与安第斯高地相对),尤其是利马的人民和文化。当时的西班牙人在沿海地区建立了他们的首都,作为集中的定居点,也是其文化深深扎根的地方。而如今的克里奥尔音乐则是融合了秘鲁原住民、西班牙人和非洲黑人各自的音乐基因产生的音乐文化,象征着创新与新生。

克里奥尔音乐节

如果说吉他也是一种打击乐器,那么它无疑道出了克里奥尔音乐的精髓之一——吉他。继承了西班牙人弹奏吉他的风格,克里奥尔音乐充满异域风情而动听,节奏轻快明亮,充满变化。克里奥尔音乐中另一个重要的乐器是 cajón,它起源于19世纪初秘鲁的非洲奴隶,随后发展成一种箱形打击乐器。2001年,秘鲁国家文化学会宣布其为“国家文化遗产”。在克里奥尔音乐的伴奏中您可以非常清晰地听到它的声音,为整首歌曲提供了清晰有力又音色独特的节拍。Quijada de burro 则是一种看起来很特别的打击乐器,它来自于驴、马或牛的颚骨,剔除干净后,松动的牙齿在击打和摩擦中与骨骼碰撞,发出独特的、原生态的节奏。

克里奥尔音乐节
© Sandro Aguilar / PROMPERÚ

舞蹈是克里奥尔音乐,甚至整个南美洲音乐里都不可或缺的元素。美丽的姑娘们身着华丽的服饰,伴随着音乐声跳起热情的舞蹈,是派对上绝对的焦点。秘鲁的克里奥尔音乐中最流行的舞蹈风格为玛丽莲娜舞 (Marinera),是一种以手帕为道具的民间舞蹈。同时秘鲁华尔兹、通德罗舞 (Tondero)、节日舞 (Festejo)、波尔卡舞 (Polka) 和萨马奎卡舞 (Zamacueca) 也是在秘鲁广受喜爱的传统舞蹈流派。

现在了解了秘鲁的克里奥尔音乐,您与感受它只差几首歌的距离。在秘鲁,如果想要真正融入音乐节的氛围,您还需要知道以下几位杰出的音乐人及他们的作品。

克里奥尔音乐节
© Sandro Aguilar / PROMPERÚ

《Alma, Corazón y Vida》· Adrián Flores Alván

每一个秘鲁人都知道这首歌,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是谁谱写了这首秘鲁克里奥圣歌。这首歌的创作者是阿德里安·弗洛雷斯·阿尔班 (Adrián Flores Albán),1926年9月8日出生于皮乌拉的苏拉纳 (Sullana)。这首歌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为人所知,从那时起,它就一直在秘鲁的收音机、家庭会议、友好邻居们的小巷里、在家庭午餐前的一个中午,或是在饱餐的时候演奏。阿德里安·弗洛雷斯·阿尔班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的作品总会被爷爷奶奶、大人、青年和孩子们在学校里、在体育活动中演唱。

《La Flor de la Canela》· Chabuca Granda

穿过利马巴兰科 (Barranco) 的叹息之桥 (Puente de los Suspiros),有一座秘鲁克里奥尔音乐最伟大的作曲家 Chabuca Granda 的雕像。在40多年的音乐生涯中,她用非洲-秘鲁音乐的节奏谱写了许多耳熟能详的克里奥尔华尔兹。她的歌曲《La Flor de la Canela》也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秘鲁歌曲之一。其歌词为一首诗歌,讲述了一位优雅的非洲裔秘鲁女人走过利马市中心,穿过里马克河来到她家中的故事。

《Contigo Perú》· Augusto Polo Campos

每当秘鲁国家足球队进行比赛时,您一定会在秘鲁各地至少听到一次这首歌的旋律。这首歌是由秘鲁最多产的克里奥尔音乐作曲家之一奥古斯托·波罗·坎波斯 (Augusto Polo Camp) 创作的,表达其对秘鲁历史的致敬。他的歌曲旋律和歌词也体现出极强的原创性和丰富性,创作出许多享誉国际的流行歌曲,更因曾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写出一首歌曲而创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世纪70年代末,秘鲁政权是由武装部队革命政府 (Revolutionary Government of the Armed Forces) 领导的。在足球比赛中,由特菲洛·库比拉斯 (Teófilo Cubillas)、塞萨尔·库托 (César Cueto) 和赫克托·丘姆皮塔兹 (Héctor Chumpitaz) 组成的秘鲁国家队即将获得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资格,为了庆祝这一壮举,总统弗朗西斯科·莫拉莱斯·伯姆迪兹 (Francisco Morales Bermúdez) 请奥古斯托·波罗·坎波斯谱写一首传递爱国主义精神的歌曲。

历史学家 Jaime Pulgar-Vidal 认为,除了体育运动,还有一个社会政治因素促使总统去找作曲家。“1977年发生了一次反对政府的工会罢工。人们来找莫拉莱斯·伯穆迪兹。因此,他觉得有必要请波罗·坎波斯谱写一首歌,以团结秘鲁人民,让人民幸福地生活”。

多年来,《Contigo Perú》成为了体育比赛的常用歌曲,尤其是秘鲁国家队在缺席36年后重返世界杯。有趣的是,在2018年俄罗斯之行之前,秘鲁足协将《Contigo Perú》列为秘鲁将在俄罗斯举行的三场比赛预演中的官方歌曲。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促使马丁·维斯卡拉 (Martín Vizcarra) 总统下令强制社会隔离,以避免大规模感染。由于秘鲁人被隔离在家中,他们唱着《Contigo Perú》作为面对困难的回应。就这样,这首歌从足球场唱到了阳台和屋顶上。

《Mal Paso》· Panchito Jiménez & Oswaldo Campos

《Mal Paso》可以说是秘鲁音乐人创作的克里奥尔音乐中演唱次数最多的歌曲之一。这首歌最初由 Panchito Jiménez 和 Oswaldo Campos 表演,彰显了克里奥尔吉他演奏家的精湛技巧和诠释者的声线。

其他在秘鲁广受喜爱与追捧的音乐还有:Waynawari 演唱的《The glen of silence》和 Susana Baca 演唱的《Maria Lando》。您也可以在网易云音乐等国内音乐播放器上找到许多秘鲁专题音乐推荐,探索让您心动的优美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