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力量:用双手编织梦想的印加子民

如果您曾在秘鲁的城市街头漫步,也许会不禁感叹:街角一面斑驳的墙壁、广场上矗立百年的大教堂,又或者是博物馆内偶然看到的某件珍藏品,都让人凝神沉醉,因为它们是历史最敬业的记录者和保卫者,书写着印加民族英勇的品格和传承千年的智慧。而说到印加人的智慧,您一定不难发现,勤劳的天性和质朴的性格赋予他们的双手无穷巧思,任何天然的材料,无论是羊驼毛、金银器、动物纤维,甚至是一把芦苇,经过他们的双手,都能摇身一变,成为精美的工艺品或者实用的生活用品。这就是印加人指尖蕴含的力量!

羊驼制品:柔软舒适的保暖神器

秘鲁具有代表性的可爱萌物非羊驼莫属,它们是安第斯高地当之无愧的主人!而秘鲁不仅是羊驼种群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全世界羊驼纤维产量最大的国家。最重要的育种和生产羊毛中心位于阿雷基帕大区、塔克纳和普诺大区。其中,苏里羊驼的羊驼毛享誉全球,共有十四种天然的颜色。

秘鲁羊驼制品
秘鲁羊驼制品

自古以来,羊驼毛就被秘鲁人民视若珍宝,它的柔软度和暖和度比普通绵羊毛分别高3倍和7倍,小羊驼首次的胎毛更是胜过“软黄金”般珍贵柔软。在古印加时代,羊驼毛制品可是只有皇室和上流社会才能拥有的高档织物,在帮助安第斯人民抵御山脉地区的寒冷天气上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

秘鲁羊驼制品
秘鲁羊驼制品

如今,羊驼毛制品种类越来越丰富,依旧深受秘鲁本地人和外地游客的追捧。羊驼毛外套非常轻薄,穿过的人都对它的保温效果、不渗透效果和耐燃效果赞不绝口。除了衣服,您还可以在各个城市购买到用羊驼毛制成的披肩、手套、短袜、帽子、围巾、夹克衫、毛毯、斗篷等,不仅柔软保暖、颜色鲜艳,更充满异域特色,一定会让您爱不释手。

纺织工艺:鲜艳的色彩跳动着印加人的梦

如果来秘鲁游玩一趟却没有带一件纺织品回家,那真是憾事一件!秘鲁的纺织工艺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1万多年前,甚至早于制作陶器的时代。心灵手巧的的秘鲁人民几乎都熟练掌握横编和缝编这两种纺织技艺,其中缝编更是在织布机发展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如果说羊驼毛胜在材质,那么秘鲁的其他纺织品就是胜在款式了。传统的方形毛毡披肩能让人在山区寒冷的天气中保持温暖,厚实的质感单穿就很拉风,收纳也很方便。此外还有各种绣着精美装饰的小羊毛夹克、喇叭裙、传统样式的结实布艺背包等。

秘鲁方形披肩
秘鲁纺织品

若您想要沉浸在纺织品绚丽的色彩里,有一个地方必须一提,那就是距离库斯科不远的钦切罗小镇,这里是秘鲁纺织业的发源地。每到周日早上,附近的山民会带上自己生产出来的富裕物资来小镇赶集,摆摊的多是印加女人,她们靠植物和昆虫的天然色给羊毛捻成的线染上色,再制成织品,其中方形的彩色斗篷是这里最热销的单品。鲜艳的色彩在纺织品上来回跳动,碰撞出吸引人的手工艺品,在殖民地教堂之间大放异彩,因此钦切罗也被称为是“彩虹的诞生地”。

秘鲁钦切罗小镇
钦切罗小镇摆摊的印加女人

此外,在秘鲁北部的亚马孙丛林地区一个名叫Shipibo的部落里,纺织艺术同样引人注目。这里的纺织品都是用代代相传的技术制作而成,几乎都采用几何图案作为装饰并使用天然彩色染料上色,体现出丰富的原创艺术特色。纺织品的每一处细节都蕴含了一定的含义,代表着本地区的河流、湖泊和村庄等。目前在市场上,制作一条披肩需耗时约三个月。

秘鲁亚马孙丛林地区的Shipibo艺术
秘鲁亚马孙丛林地区的Shipibo艺术

精美手工艺品:镶嵌在陶瓷和金银饰品上的印加智慧

在秘鲁,除了色彩绚丽的纺织品,陶艺同样是不可忽视的一门民间艺术,在社会生活中广泛存在。目前,秘鲁比较有名的陶艺出自丘卢卡纳斯(皮乌拉)、奎努阿(阿亚库乔)、普卡拉(普诺)、库斯科和Shipibo(乌卡亚利)。虽然生产所需的材质不同,颜色图案各异,但无一不彰显着秘鲁人民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热爱。

秘鲁陶艺
秘鲁陶艺制品

其中,库斯科陶瓷的独特之处在于,这是安第斯山脉文化和欧洲文化融合的产物。广受欢迎的纪念品是 ticacuruna(效仿风格的花盆)、pukus(碗碟)、queros(酒器)、qochas(盘子)、aysanas(水罐)、raqchisalamanders 和有动物图案的瓶状容器、陶笛(与长笛相像的吹奏乐器)等。

而在公元前一万年,镀银工艺也早已登上历史舞台,在印加帝国的宗教活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了。印加人相信,金象征太阳,而银象征着月亮,所以印加人自古就熟练掌握制银和镀银技术。现在,镀银工艺在宗教意义之上又增添了很多时尚趣味。

秘鲁银饰
秘鲁银饰

您可以在秘鲁购买到各种精巧的装饰品:从项链到耳环,再到吊饰和胸针,甚至是笔筒。图形也是独具秘鲁的民族和宗教特色,连斗鸡场景都可以复制出一个“银色同款”。

Catacaos地区的金银掐丝工艺是秘鲁引以为豪的国家文化遗产,工匠将银(或金)细线设计成精致耳环、手镯或项链,样式独特而精致,无论是作为首饰还是居家装饰都别有一番意味。

的的喀喀湖浮岛:用双手编织起的生存家园——用巨型芦苇编织的乌鲁斯浮岛 (Uros)

在秘鲁东南部3700米的高原之上藏着一片世界最高的可航行水域——的的喀喀湖。这里湖天一色,水平如镜,滋养了世世代代善良淳朴的安第斯山脉原住民。他们不受外界的纷扰,靠着一双手,编织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编织出五彩斑斓的生活,编织出一生的梦想……

几个世纪之前,乌鲁族岛的祖先为躲避陆地上的侵略,举族登船逃向湖中,发明了将芦苇编织成浮岛的技术,编织出生活中需要的一切,比如房屋、床铺、拱门、瞭望塔,从此定居湖中。

的的喀喀湖的乌鲁斯浮岛
乌鲁斯浮岛

为避免底层苇腐烂后沉没,浮岛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翻新。如今,这些“水上漂”一族的生存家园已经成了普诺地区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您不仅可以在这里体验与岛屿的主人一起饮食起居,听岛民讲解浮岛的建造过程,还可以参观集学校、教堂、商店、邮局、简餐于一体的公共岛屿,买两件喜欢的编织工艺品。

多彩纺织品点缀的塔基利岛 (Taquile) 位于安第斯高原的的喀喀湖上的塔基利岛以纺织艺术而闻名,岛上的居民无论男女老少,都已将纺织当作生活的一部分。

塔基利岛
塔基利岛纺织的居民

20世纪50年代之前,塔基利人一直与内陆隔绝,族群观念较为强烈,主要体现在日常活动和集体决策当中。岛上的编织传统可以追溯到古印加文明、普卡拉 (Pukara) 文明和科拉 (Colla) 文明,因而保留了西班牙入侵之前安第斯文化的多个方面。

这里最具特色的纺织品要数Chullo。这种名为Chullo的帽子大多由父亲为儿子编织,通常内外都有花纹,可两面穿戴,垂下的耳罩用来保护耳朵。有带耳罩的针织帽和编织腰带。宽腰带上展示了每年宗教和农业活动的相关周期,这种对族群传统和历史的描述方式吸引了众多研究者的兴趣。如今,在保留传统风格和纺织技术的前提下,现代的符号和图像也正逐渐引入塔基利人的纺织品艺术中。

秘鲁Chullo帽子
Chullo帽子

塔基利岛上有一所可以专门学习手工艺的学校,促进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以纺织品为支柱产业的塔基利岛在旅游业的推动下,经济也得到了有效发展。然而,尽管旅游业被认为是保证纺织传统得以延续的有效途径,但不断增长的需求使得岛上资源愈发短缺,需要从内地进口越来越多的商品。

恢弘壮阔的安第斯山脉和只听名字就让人心生敬意的“失落之城”马丘比丘是秘鲁,充满古韵的大教堂和弥漫现代气息的城市街道也是秘鲁,那些在十指间游走的不同织物、在眼前来回跳舞的斑斓色彩同样是秘鲁!这里如此广袤、如此迷人却又如此细腻,赶快加入您的2019旅行计划吧!